031小说网 > 玄幻 > 太初 >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一眼便能断生死【四更】

太初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一眼便能断生死【四更】



    而仔细看了看场中的那两个人,秦浩轩也同意了宋浩闵的判断,这场决斗,不论那个仆人的呼声多高,都输定了。

    周腾明显犹豫了一下,但是看着大多数人都买了仆人胜利,还是跟风的去下了赌注。

    宋浩闵面无表情的看着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击鼓声音响起,周围旁观的人群爆发出一阵吼声,秦浩轩抬头看去,正看到那个仆人腾跃而起,一道火焰的灵法猛然从他掌心射出,毫不留情的打向魔修!

    而被攻击的魔修面上阴沉毒辣之色更深,一只拳头猛地握了蕲艾,阴毒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,他站在原地没动,等那条火龙扑过来的时候才一拳打出,将那火龙瞬间撞碎!

    拳头的威能透过火龙撞到了那个仆人身上,仆人口吐鲜血猛地倒飞了出去,同时他的主人飞身而起,在那人落地之前以掌为刀,活生生砍断了他的四肢!

    血肉横飞,浓烈的血腥气与那仆人的惨叫瞬间弥漫在这片空地!

    从空中落下的魔修,看都没看那个鲜血狂喷的仆人,与一行人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周围观看的魔修们瞬间沸腾,欢腾的声音响彻天空。赌赢了魔修异常嚣张,大肆贬低着赌输的人。

    周腾脸色灰败,看着被收走的灵石,就像被割肉一样,却还是强撑着来到宋浩闵身边,惨淡的说:“如果刚刚听师兄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抬头看去,只看到一片嗜血的疯狂与被强制带来的仆人的恐惧,而那个被断了四肢的奴仆,就这样,生生流尽了鲜血而死。

    宋浩闵扬了扬眉,对秦浩轩道:“看到了吧大壮?告诉你,这就是不老实的仆人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面无表情的从那个惨死的奴仆身上收回眼神,对魔修们的残忍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你说什么呢?啊?!想死是不是?”一个身材高大的魔修大声对一旁的魔修吼道。

    那个魔修虽然身材与其比起来更加瘦弱,面上表情却是如出一辙的嚣张:“怎么了?赌输了还不让人说?废物就是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着?来一场生死战?”

    刚刚那场血腥的屠杀点燃了在场魔修嗜血的疯狂,听到这话,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“他们俩,这是又闹起来了。”宋浩闵抱着胳膊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腾眯了眯眼睛:“王师兄跟任师兄从来都看不顺眼,早早就有过节,刚刚任师兄赌输了,王师兄就立刻嘲讽了,看来他们要决斗啊。”

    听着周围越来越热烈的呼声,秦浩轩也不由得看向场中的那两个人,暗暗思索,如果他们打起来谁会胜利。

    “你很张狂啊,不服是吗?”任远胸中憋着一口气,面上表情更加狠辣。

    王锋嗤笑一声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我会服你?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任远怒极反笑,看也不看的向旁边伸手一抓,把跟随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仆人给抓了过来,“那就来一场生死战!”

    王锋退后一步,对身边一个比自己都要高一头的凡人武士使了个眼色:“不要留情,狠狠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那个凡人武士赤着上身,全身肌肉紧绷,力感十足,仿佛钢铁一样坚硬,他双眼鼓瞪,形容骇人,一下子迈到了场中央,动了动脖子手腕,嘎吱嘎吱的骨头声音听得人心里发麻。

    相比较任远身后走出的那个人,足足比武士低了一个头,而且身形消瘦干瘪,似皮包骨头,看起来根本经不起那武士的一个拳头。

    秦浩轩有些呆愣的看着场上的情况,眨了眨眼,这什么情况?不是那个魔修比试啊?

    明白了规则后,秦浩轩暗暗摇了摇头,怪不得那么轻易的说出生死战,原来要死要活的不是魔修本人,而是他们手下的奴仆啊。

    “喂,没见过吧?”一个人偷偷摸摸来到秦浩轩身边,哥俩好的透着热情。

    秦浩轩瞥了那人一眼,朝天翻个白眼,又是这个卫镰。

    自从住到那个房屋之后,秦浩轩已经知道,那个大叔的名字叫做刘营,是凡人国家中一个大将军,机缘巧合下被一个魔修抓来的。

    而那天自己睡到了刘营跟三哥朱三两伙人的中间,本来只是图个方便,毕竟整张床铺,除了那奇怪魔女地方,就只有那中间是空着的当然睡那里了。

    可这举动,在其他人的眼中,却成了谁都不依附的象征,而魔女又因为那一晚的事杀过人,其他人不敢再找秦浩轩的麻烦,反而一味的开始拉拢。

    朱三那边的人试了几次后,在秦浩轩冷漠的表情下退却了,而刘营这边的卫镰却仿佛看不到秦浩轩的冷淡,数日热情不减的缠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不知道,我给你讲讲。”卫镰笑嘻嘻的无视了秦浩轩的白眼,“这是咱们天延教约定俗成的规矩,魔修们彼此之间有了过节,总不能自相残杀吧,这可是教规明言禁止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魔教也有这样的规矩啊,秦浩轩好笑的想,还以为他们都是想做什么都做什么的,不过想想也是,毕竟这是一个教派,再随性,弟子们也是不能自相残杀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就派出各自的仆人?”秦浩轩罕见的跟卫镰搭上话。

    卫镰脸上笑意更深:“对啊,谁让咱们仆人的命不值钱呢,死了一个还能再买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眼睛略过地面上深深的血痕:“仆人的死亡,教派是不管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魔奴根本不能算人,就像他们养的一条狗,你见过斗狗的时候,狗死了,还能有谁去讨公道吗?”卫镰嘴角大大的勾着,眼里却泛着冷意。

    秦浩轩微微点了点头,魔族就是魔族,凶残狠辣,嗜血好杀的本质是不会变的,在修仙界,纵然也有类似的比试,也不可能出现这种赤裸裸的肆意杀戮的情况,不管对方是自己还是仆从。

    “开盘了开盘了!快点下注,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哦!”

    等那两个仆人一站到了正中央的打擂台子上,就有人立刻盘,赌上面两人的输赢生死。

    任远、王锋当然是买自己的仆人赢,余下的魔修们也为了图个刺激,纷纷下注。

    “师兄师兄,你选谁选谁?”周腾凑到了宋浩闵身边问,“你看师兄弟们都在玩,你也压一下啊。”

    宋浩闵仔细的观察了一下,问周腾:“你想压哪个?”

    周腾道“我觉得那个武士能赢,听说那武士可是练过古武的,战力堪比初入门的修士,而且你看任远派出的那个人,一副不用打,随时都能被风吹倒的模样,太弱了。”

    宋浩闵还没说什么,眼角的余光就看到自己的仆人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,眉头一挑:“哟,你还有想法啊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听着他欠扁的语气,额头都要掉下三根黑线。

    “说说,虽然你是个废物凡人,但是有想法也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甚至这家伙的秉性,装作很老实的摇了摇头:“我没有想法。”

    宋浩闵不耐烦了,眉眼透出一股戾气:“让你说你就说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牙根都紧了紧,默默叹了口气,然后指了指那个瘦的快没人形的仆人道:“我觉得他能赢。”

    周腾听了这话就笑了:“废物就是废物,你眼睛瞎了?”

    宋浩闵也冷冷的看了秦浩轩一眼,然后就把手上的一枚灵石压到了武士身上。

    秦浩轩看着他们被收走的灵石,挑了挑眉,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,宋浩闵的确是一个修道天才,资质好,有悟性,不过,天才也是需要成长的,现在的他,眼界还是太窄了。

    随着鼓声一响,场上两个仆人很快就斗到了一起,而且一上来胜负就很分明,因为个瘦弱的奴仆使出了灵法。

    一个凡人再怎样的厉害,面对一个修士,仍旧如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战况很快结束,瘦弱的仆人以摧枯拉朽之势,杀了那个仆人。

    场上的魔修们也发出了哗然。

    秦浩轩看到那瘦弱仆人面无表情的走下了台,任远一边满脸得意的对王锋冷嘲热讽,一边从赢得的灵石中抽了几块给自己的仆人。

    宋浩闵微微瞪大了眼睛,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很邪气的声音从他们旁边响起:“哈哈哈,你这个仆人有意思,比他愚蠢如狗的主人都厉害。”

    秦浩轩看到宋浩闵跟周腾本来就不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阴沉,就像是遇到天敌的动物,瞬间露出凶狠的本性。

    好奇的朝旁边看了看,秦浩轩见到一个面容俊秀白皙的年轻魔修,只是这人的脖子与眼角处刻着细密诡异的青色纹路,全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很不舒服的腐朽死气。

    仔细看了看,秦浩轩发现,那些纹路并不是刻在皮肤外面,而是从身体里生长出来的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,甚至想起了自己曾经见到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魔修,看来这个年轻人恐怕是修习什么邪性的魔功。

    “臭章鱼,隔老远就能闻到你身上的臭味。”宋浩闵看都没看来人,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章郁笑了,他明明是长了一副书生面向,却因为脸上的纹路,而显得阴郁狰狞:“你狗鼻子倒是真灵,可是一双瞎眼睛不怎么样。”
猜您还喜欢看
十一维
十一维
作者:神农不死小号
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,那是在2134年……不,是2034年来...
女主传
女主传
作者:枯叶落流水
一个普通的故事,一个大家都喜欢的故事,一个女主的一生,充满了...
天门映月
天门映月
作者:隆中先生
白云飞是一个在深山老林里长大的孩子,终日在爷爷的教导下,习得...
我与少林
我与少林
作者:白居易同志
一个武当谍子立志去少林偷吃偷喝偷钱用的故事,一个动荡的江湖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