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1小说网 > 玄幻 > 太初 >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黑是白来白是黑【六更】

太初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黑是白来白是黑【六更】



    王学勤回到家中的时候,太阳斜斜的挂在天边,即将落下,明明是一年中生机最盎然的时候,他却觉得整个村子怪怪的,不仅街道上看不到几个人,连气氛都非常沉闷,多数人家紧闭家门。

    心中仿佛被落下一颗石头,王学勤加快了脚步,来到自己家门前,嗒嗒嗒,敲响了门口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王学勤才听到家中传来苗芳警惕谨慎的声音:“谁呀?”

    听到妻子的声音,王学勤松了口气:“阿芳,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?”苗芳惊喜的声音从门后传来,一阵脚步声响起,门被刷的打开,看清楚眼前之人后,苗芳一下子扑进了王学勤的怀中,低声哭了起来,“相公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学勤抱紧了自己的妻子:“是,我回来了,对不起,我没有考上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,我一心所求只是你能平平安安回家,现在你回来了,我就非常高兴。”苗芳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学勤深吸一口气,心中仅剩的苦闷也在妻子温柔的声音中散落。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相拥很久,直到苗芳回神,脸上犹带泪珠,人却笑了,红晕爬上脸颊:“我们为什么要在这站着,走,相公我们回屋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你这一路辛苦了,怎么瘦了这么多。”她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相公,说,“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芳,不要忙了,我们好好说会话。”王学勤拉住她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略带迟疑的声音从内屋传来。

    王学勤转头看去,两个小小的身影手牵手站在门前,又是好奇又是疑惑的打量自己,他眼眶一热,走过去将两个孩子抱住,小小的温热的身体,令他的心一下子暖了。

    苗芳从后面走过来,对两个孩子道:“这是爹爹,快叫爹爹。”

    王学勤离家之时,女儿还小,儿子更是在襁褓之中,现在两个孩子见到陌生人,不安先是涌上心头,儿子挣扎着出来,找母亲抱。

    “我是爹爹啊。”王学勤抱着已经认出自己的女儿,对儿子轻轻的说。

    小小的孩子眨着眼睛看自己的父亲,只犹豫一下,就扑到了王学勤的怀中。

    亲人之间的血缘是永远割舍不断的,即便他们分别日久,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认出彼此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就在一家四口坐下吃饭的时候,大门被人用力的敲响,苗芳明显一惊,有些担忧的看向王学勤。

    “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王学勤站起身往大门走去,苗芳把自己的孩子安置在里屋,来到王学勤身边。

    将门打开后,王学勤看到有四五个人站在自己门口,而且样子都很面生,他皱了皱眉: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些人满面戾气,横的厉害,上下打量了一下王学勤,很是无礼的说道:“你就是那个王学勤?”

    王学勤点头:“是我,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落考的穷书生而已,我们是李老爷家的家丁,李老爷要买你们家的地,明天自己把地契交到李老爷家知道吗?”那人拍了拍王学勤的肩膀道。

    王学勤甩开那人的手:“我们家的地不卖!”

    “不卖?卖不卖还由你啊?听好了,明天不把地契交出来,等死吧!”嚣张的留下这句话,那群人就走了。

    王学勤满心疑惑:“这群人是土匪强盗吗?他们怎么敢这样?”

    苗芳忧虑的关上门,扶着王学勤回房间,房里的气氛变得凝重,王学勤问她:“他们到底是谁?李老爷指的谁?为什么要来强买我们的地?”

    “相公你还记得前几年有仙人来临河村吗?”

    王学勤只略作思考就瞬间想明白了:“李福……难道是他?”

    苗芳点了点头:“李老爷家的孩子在仙界出了名头,连带他们家也在村子里作威作福,其实在半年前,他们家就已经搬到了镇上,只是留下了人要收咱们村子里的地,说要给李家盖祠堂,他们只出一点点的钱就想买地,有人不服,李家的人就打人,甚至威胁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苗芳忍不住红了眼:“村里子很多人都不堪忍受,被逼搬走了,因为相公你进皇城赶考,李老爷的人才有忌惮,生怕相公你做了大官回来,不敢动我们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王学勤揽住自己妻子,手紧紧握成拳头:“简直就是一群强盗!他们的这种做法,朝廷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出了仙人,这么大的靠山,谁敢去管,就算这群人闹出了人命,官府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咱们的官老爷,甚至对李老爷都低声下气。”苗芳低低的说道,“相公,我们该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“地契我绝不会给他们的!”王学勤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爹爹。”两个孩子从一旁走了过来,怯生生的。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。”苗芳过去将自己的孩子抱住,她低声哭了会,对王学勤道,“相公,要不咱们先去我娘家住两天吧,不然他们会天天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王学勤看着自己的妻子与儿女,心中的悲意如潮,他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到头来却还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儿,这个世道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王学勤带着行李,与妻子儿女去了镇上的岳父岳母家,两座叹息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“学勤啊,你去镇上教书吧,这么大一个家总得过下去。”苗老丈也经历了半生风雨,为人处事带着果断与沉稳,当初将女儿嫁给王学勤也是他一手撮合,他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。

    “是岳父。”王学勤点头应道,对这个老人,他从心中是亲近的,也愿意奉养他们。

    苗家只有苗芳一个独苗,现在王学勤等人来到苗府,过得也是其乐融融,老人家含饴弄孙,苗芳每日打点家务,王学勤到学堂教书,如果能这么一直过下去,日子也算美满。

    这一日,王学勤与妻子道别,去了学堂教书,正午的时候,却有邻居着急的跑来,说苗府着火了!

    王学勤大惊之下,立刻跑回家中,隔着半条街都能够看到冲天的火势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他心中更是慌乱!

    满头大汗的跑回来,却看到苗芳一人抱着俩孩子在大哭,在苗芳的身边,苗父苗母两个老人家安静的躺在地上,发丝凌乱,额头带血,已经没有气息了。

    “不!岳父!岳母!”

    王学勤猛的跪在两个老人面前,他颤巍巍的去试探两人的鼻息,冰凉一片……

    如遭雷轰!

    苗府化作火海,周围的人奔走救助,王学勤愣愣的看着这一切,他扬天大吼一声,猛地捶地!

    “爹,娘!”

    王学勤转身抱住妻子,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与身边两个孩子惊慌的哭叫令他眼眶发红,为什么?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群官兵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,他们拿着县官的手令,对王学勤道:“凶犯王学勤,涉嫌杀害苗家老人,把他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正沉浸在巨大悲伤中的王学勤与苗芳,全都愣住: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没有杀人!”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!我相公不是凶手,是李家的人,我看到了,是李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还敢胡言乱语!全部带走!”

    官兵一声令下,王学勤与苗芳一家四口,全部被投放入狱!

    昏暗脏乱的牢房,隔绝了天光,臭烘烘的草麦上,偶尔会有老鼠爬过,犯人们哀嚎的声音,低低的响起,阴森可怖的气息弥漫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做什么?!还有没有天理王法!”王学勤被人粗鲁的推进了一间低矮潮湿的牢房,他额头青筋暴起,转身拍门道,“我是举人!有功名在身,你们怎么敢这么对我!我要见圣上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王学勤将牢房门拍的砰砰作响,愤怒的声音在牢房中回响。

    牢头一边将牢门锁好,一边对王学勤嗤笑一声:“举人?你就是状元郎也得好好受着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有没有王法?光天化日之下纵火杀人,你们身为官兵不去抓凶手反而帮着凶手行凶!你们良心何在!”王学勤被巨大的愤怒席卷,冲离开的牢头大声道。

    哐当!

    牢头不耐烦的转过头,手里的长刀猛地拍在了牢门之上,他伸手将牢门边上的王学勤抓了过来,恶狠狠的盯着他道:“你特么的听好了,你特么得罪的是仙人,识相的赶紧认罪,不然,就算把你剁成肉酱也没人敢管!”

    王学勤被牢头甩抹布一样甩开,砰地一声跌到了地上,引起了牢门前几个人的哄笑。

    “王法何在?王法何在?”王学勤恨恨的锤了一下地面,而后想起什么一样,从地上爬起来冲到门边上,“我夫人呢?她怎么样?还有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只可惜,牢头带着手下已经离开了这里,阴森昏暗的牢狱中,只剩下王学勤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王学勤被关进来的晚上,就被县老爷提审了。

    县令周作福身穿暗色官袍,高坐明堂之上,惊堂木一拍,四周皆静。

    “王学勤,你认不认罪?”

    王学勤枷锁加身,被两个官兵强压着跪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认罪?我何罪可认?”王学勤抬头,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身前的县官,怒火几欲喷冲而出。

    周作福脸色一沉:“王学勤,我劝你不要不知好歹,好好画押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师爷手中拿着刚刚写好的卷宗与殷红的印泥,慢慢走到了王学勤的身边,将东西往他身前一放:“别为难大家,你画押了,所有人都好。”

    王学勤低眸看着那张白纸黑字,眸中怒色更胜:“李家人强行霸道鱼肉乡里,平白占去多少良田,害了多少人性命,你们身为父母官,不仅不管,甚至还助纣为虐,你们的良心何在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县官周作福脸色铁青的一拍惊堂木:“我就问你画不画押!”
猜您还喜欢看
十一维
十一维
作者:神农不死小号
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,那是在2134年……不,是2034年来...
女主传
女主传
作者:枯叶落流水
一个普通的故事,一个大家都喜欢的故事,一个女主的一生,充满了...
天门映月
天门映月
作者:隆中先生
白云飞是一个在深山老林里长大的孩子,终日在爷爷的教导下,习得...
我与少林
我与少林
作者:白居易同志
一个武当谍子立志去少林偷吃偷喝偷钱用的故事,一个动荡的江湖,...